新视角新闻网|最近新闻热点|热门新闻|一句话新闻

国内更专业
新闻的追溯者

2012春晚大衣哥巴南区打_安晴若墨_新浪博客

2012春晚大衣哥

央视龙年春晚,全国亿万观众记住了朴实又实力不凡的草根歌手朱之文。去年在一档电视台选秀节目中,他身穿军大衣演唱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如杨洪基原音重现,技惊四座,一举获得了“大衣哥”的绰号。如今春晚已过去一个月了,春晚的“余热”是否在“大衣哥”身上继续显现呢?春晚给朱之文的生活带来了改变吗?带着这些疑问,记者近日走进了朱之文的家乡——山东省菏泽市单县郭村镇朱楼村,去找寻这些答案。

朱之文带红朱楼村,老宅妇孺皆知 记者坐了数个小时的长途大巴赶到单县时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一打听,才知道朱之文的村子离县城还有几十里,已没有车子过去了。不过在询问的过程中,朱之文在当地的知名度也让记者暗暗惊叹。因为提到郭村镇朱楼村不一定人人知道,但提到朱之文的名字,不论妇孺,都会很清楚地告诉你乘车的路线,以及他们的见闻。

记者所住宾馆的一位服务员告诉记者,经常会遇到来找朱之文的人。“过年没几天,还有一对老夫妇过来找朱之文,就住在我们这。他们说看了春晚特别喜欢这个憨厚的农民,就到这边来了。”

在宾馆附近的一家小饭店,老板聊起朱之文,也能说出些故事。“过年没看到他,之前看到几次。当时他参加我们山东电视台《我是大明星》后就很火了,走在大街上大家都会跟他打个招呼,他人也很好,憨笑几下,你要是和他合影,他也不会拒绝。”

第二天一早,记者搭车赶往朱楼村。那是个有着2000多户人家的大村子,记者赶到时村子里很安静,只有三三两两的村民在聊天。

记者这个陌生面孔的出现,很快引起他们的注意。本想向他们问路,但热情的村民总率先开口:“找朱之文的吧?从这里往前,往左拐,再问问就知道了。”他们这种“未卜先知”的能力让记者惊讶不已,闲聊中才得知,几乎这段时间出现在村里的陌生面孔都是冲朱之文去的,他们早已习惯了。就这样,记者很快找到了朱之文的老宅。

曾借钱买屋,现计划盖新房、铺路架桥

三间瓦房的主屋、一间土屋、砖头简单堆积起来的院墙就是朱之文老宅的框架了,院子倒很大,枣树、桃树立于院落的两角,中间一棵槐树上挂着金灿灿的玉米,是院落里难得的亮色。而几只鸡鹅加一条小狗,则为院落里添了不少生机。

朱之文不在家,记者联系他时,他正在北京录制节目。在这个老宅留守的是朱之文的妹妹朱桂莲。她告诉记者,老宅已经多年没有出新了。“那个土屋是十几年前借钱买的,因为母亲跟三哥 (对朱之文的称呼)住,三哥结婚后有了孩子,三间堂屋就挤不下了,就借钱买了这个土屋给母亲居住。”朱桂莲透露,母亲现在已经不在了,朱之文今年春晚走红以后,也赚了些钱,现在想对老宅进行翻新。“听他提过,想把土屋拆了重建新的,三间堂屋估计不准备动了。今年年前堂屋还封了阳台,冬天屋子也更暖和一些。”

除了有给老宅出新的计划,早在春晚彩排期间,记者对朱之文采访时,他就提到想为村子铺路架桥。而这个想法村子里的人也都有所耳闻。“三哥是想为村子里架桥的。” 朱桂莲说,村子前头有条河,有十多米宽。而村子里的田地都在河对面。农忙时下地干活,要跑很远的路,从唯一的大桥上过去,很不方便。

从前门可罗雀,如今庭院里车水马龙

当天记者在早上8点半左右就赶到朱之文家,但依然不是最早的。走进院里时,已有一男一女在院落中与朱桂莲交谈了。女子一直询问着朱之文的电话,朱桂莲对此似乎司空见惯,很有分寸地拒绝和应付着。要电话未果,对方最终留下两个风筝离开了。事后记者才了解到,这二人是从山东潍坊赶来的,目的是想通过朱之文介绍认识老毕,借以登上《星光大道》的舞台。

“三哥是初一回来的,初七就走了,三嫂正月十六也去了北京,两个小孩也都上学去了,我就一直帮他看家。这些天每天都有人来找他,到你,今天已经第三拨了。”朱桂莲表示,一大早就有一个酒厂的人来找朱之文,送了两瓶酒,希望朱之文能考虑帮酒厂做代言。“一般都是来找三哥做代言和演出的,偶尔有一些想让三哥做介绍人,去上《星光大道》之类的节目。”

说起这些,朱桂莲有些兴奋但也有些无奈。“以前也就亲戚邻居来串门,如果三哥三嫂出去打工,就更没什么人过来。现在从早到晚都有人来,我都不知道怎么应付。”朱桂莲表示,虽然没有具体做过统计,但是每天至少是有5拨人登门拜访。而记者在停留的两个多小时里,就遇到两拨人,除了潍坊来的,还有从青岛来邀请朱之文演出的。

而朱之文现在也是整个单县的大名人。村子里的人告诉记者:“在县电视台上看到过他,有个羽绒服的代言广告。还有化肥和电动车的。”不过记者也了解到,除了这些正规的代言外,朱之文也曾“被代言”过。前不久他成了滨州一家男科医院的“代言人”。“被代言”风波目前已平息,面对侵权,朱之文选择淡然处之,谈及未来代言广告的标准,他曾说,选择代言品牌,原则是首先不能对百姓有害,“绝不弄虚作假。”

采访中,记者还意外获悉,出名后的朱之文今年还当选为菏泽市政协委员。不过,开政协会时,他正在北京录节目,所以没参加。

孩子曾没钱上学,如今去了私立学校

朱之文家的穷,曾是村里公认的。“当年朱之文很晚才结婚,那时因为太穷,媳妇也很难找。”附近的村民说,朱之文家兄弟三个,姐妹四个,一大家子人,吃穿都成问题,所以,都没怎么上学。

朱桂莲告诉记者,她和朱之文是兄妹中最小的两个,小时候家里穷,两人只上到小学二年级就不上了。“三哥打小喜欢唱歌,但没上过学,所以很多字都不认识,为了认歌词,他就买了字典自己认,碰到什么人都去问,都去学。”或许正是这样的原因,朱之文对孩子的教育也特别上心。

“早些年家里穷,三哥的两个孩子都是很晚才上的学。现在大的闺女已经14岁了,儿子也12岁了,不过都只是才上4年级。如今三哥生活也好了,也有钱了,过年就把孩子送到县里上学了。”朱桂莲介绍,两个孩子去了单县一个私立学校上学,都寄宿在学校里,每两周才能回来一次。

不光孩子送到了好的学校,记者从村里人口中还得知,过年期间,朱之文还给两个孩子请了家教。“他两个孩子学习成绩不太好,估计送到县里跟不上,就找了村里的一个老师做了一个月的家教。据说是给了2000块钱。”

从前家徒四壁,如今大件俱全

在朱之文家转了一圈,冰箱、彩电、滚筒洗衣机、电脑等现代化的电器与斑驳破落的老宅形成了很怪异的组合。朱桂莲告诉记者,以前家里什么都没有,有辆自行车就算是很好的宝贝了。现在的这些家电,都是朱之文走红以后添置的,而很多还是别人送的。“洗衣机就是别人送的,都放在这角落,我们都不会用。电脑也是别人送的,我们也不懂。今年过年,我们花了两千多装了个太阳能和淋浴房。”

当记者问及,今年过年,朱之文有没有给亲戚朋友送礼时,朱桂莲说,和往年没什么不同,只是问他们兄妹缺什么,能帮的就帮一把。她还表示,自己与朱之文在兄妹几个中,关系是最好的,“以前总是替我三哥难过,太穷了,日子过得特别苦。我自己家境也不好,想帮他也都是没办法。现在别人都说三哥红了,我才不管这些,我只是觉得三哥确实生活上好了很多,我不必为他揪心了。”

心灵依然朴实,村里人都夸

走红后的朱之文,生活上发生了很大改变,不过在村民眼中,他依然是那个有着朴实心灵的“三大嘴”(朱之文的绰号)。

“没啥变化,过年回来还跟以前一样,整天嘻嘻哈哈的。”与朱之文前后排的张婶告诉记者,“老的小的,他都能玩到一起。”

村口的一位大妈也告诉记者,过年朱之文回来的那几天,大家都去他家看过。“大家让他讲在北京的事,他也肯讲,但是让他唱歌,他死活不肯。不过大家走了,他又会唱两句逗大家。”

“还是那样,人很好,过年会很神秘地告诉我们,这几天又赚了多少钱,你要问他借钱,只要开口他都会借的。”朱之文隔壁的朱大伯这样告诉记者。

依旧爱唱歌,练歌房是禁地

采访中,一个小房间引起记者的注意,那是朱之文的小练歌房。“这个练歌房,三哥平时都不让孩子进来。”记者看到,里面非常简单,就一架电子琴,据说是于文华送给他的。里面还有几张古旧的CD和磁带,都是当时朱之文用来练歌的。“以前在院子里唱,会影响人,所以他就弄了这个小房间,专门自己练歌。”

朱之文对唱歌的热爱,也表现在他对荣誉的珍视上。记者发现,主屋的厅堂内,最显眼的地方挂着当年他在《星光大道》获奖时别人赠送的书法贺礼。而这几年在各类比赛中获得的奖杯,则被放在厅堂中间桌子的一角,“怕孩子们碰到,所以就摆在那里,不容易弄坏了。”朱桂莲说。

农民歌手今何在 多数草根,回归平淡才是真

朱之文的走红,让人不禁联想到以往春晚舞台上的农民歌手。2009年,刘仁喜和马广福上春晚后,同样红了好一阵。几年过去了,他们怎么样了呢?近日,记者与他们取得了联系。

刘仁喜如今已60岁了,是旅顺铁山街道大刘家村的一位地道农民。2008年底,刘仁喜在央视《星光大道》上获得月冠军,此后登上2009年春晚,一夜间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。记者拨通他的电话时,问到如今的情况,刘仁喜直言:“现在没什么演出了。以前刚上春晚的时候很多,一个月都有好几场。现在基本没有什么,只是偶尔有些活动去唱两首。”刘仁喜表示,春晚确实让他红火了好一阵,但对他来说,那些都是浮云,他依然还是最朴实的农民,最热爱的除了唱歌,就是他的果园和奶牛。“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最好。但是有演出我也好好珍惜,毕竟这是我的爱好。”

与刘仁喜一起上春晚的马广福,是来自黑龙江佳木斯桦南县梨树乡的农民。他也是因在《星光大道》舞台上大放异彩登上2009年春晚舞台的。与刘仁喜一样,如今马广福外出表演的机会也没春晚过后那么多了,但他却并没有什么失落感,而是倍感踏实,他享受自己在田间劳作的幸福感。“说到底,我还是一个农民,有演出就去,没演出就踏踏实实地务农,这样活得挺好。”

业内人士来支招 想红得久,他们要做很多事

这些年,通过央视春晚走红的农民歌手有不少,像刘仁喜、 马广福、阿宝、旭日阳刚、朱之文等等。但人们也发现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,上春晚前后的一段时间,他们确实相当红,不过,这段走红期并不长,不少人隔个一年半载就会淡出公众的视野。

走上春晚的农民歌手为何多数昙花一现?著名音乐制作人卢中强从专业的角度分析, “出现这种情况,一来是因为这些通过晚会走红的农民歌手,其功能性太强,往往只作为晚会的一部分,去照顾和迎合不同受众的需求。虽然有一技之长 ,但是能不能借此为生,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的。再者,观众对于他们的消费也是一种杀鸡取卵的方式,在其走红后没有留给他们更多思考和摸索的空间,而是通过各种手段去进一步消费他们的台前幕后,很容易造成审美疲劳。”

那么,如何让这些农民歌手的音乐之路走得更长远呢?卢中强表示,能力、天赋、团队都是农民歌手要想走得更远的重要因素。“就天赋来说,他们可能确实都有一副好嗓子。但就能力来说,他们不能太过于强调功能性。一定要找准自己的方向,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子。在这一点上,像阿宝等人都做得很好。”而在卢中强看来,团队是最重要的,不论是方向的把握还是自我定位和包装,都是农民歌手能否长远发展的关键。“据我了解,这些农民歌手走红后,也会有许多人给他们写歌,要当他们的经纪人,但是农民歌手在这方面的判断力还是有些欠缺的,一定要找到一个好的团队,有自己好的作品,才能更长远地发展。”

不过卢中强也直言,并不是所有的农民歌手都一定要走这种长远发展的路线。“现在唱片行业整体都是不景气的,许多专业歌手也都很难走出来。如果能在走红期间好好把握住,对他们来说也是很不错的事情了。”

网过于讨厌。它仍然地魂环了,人面魔蛛地数量极其稀少。因为它为其他魂兽所不容,哪怕是在这星斗大丛林内也非常少见。比风尾鸡冠蛇还要贵重的多。”唐三的脸色此时惨白的没有一丝赤色,但他却并无流披露半分恐怖地情绪。淡淡的道:“您说地我都知道,但是,我总要自保。一只人面魔蛛忽然出如今我面前。难道我应该任它?”孟蜀眉头一皱,“你说,是你一个人杀了这头人面魔蛛?”笑靥,唐禁心情大好,嘿嘿一笑,的看着胖子,道:“我不介意再给你来个唐门九考。你要是都能通过了,我就把主之位,还有这什么蓝昊王都让给你,怎么样?胖子。”马红俊没好气的道:“三哥,你少我,对我如浮云。我是绝不会上圈套地。你清楚是想要追避责任,才筹备让给我。”奥斯卡道:“话说,小三,你那海神第八考完成的怎么样了?如今咱们兄弟,可就差你和小舞还没有完成考,小舞身上地光荣太强烈,以致于他们基本就无奈看清小舞的样子。但在他们心中,却已经能够想到此时她在作什么。十万年修为啊,那可是十万年的修为。胡列娜也从昏迷中过来了。在头部魂骨的做用下,她的视力要比其他人好的多,而她所看到的。也正是小舞凝视着唐三的眼睛。那是怎样一双眼睛啊,只管的是血红色,可在眼眸深处那浓浓地爱意,却如同能够灼的灵魂一魂殿最高机构,殿。 殿门前。“站住。”两名身穿银色铠甲的护殿骑士拦住了巨匠的去,一共百名护殿骑士同时举起了手中的骑士长剑。“此乃禁地,再挨近一步,格杀勿论。”面对上百名实力鲜亮高于自身地护殿骑士,巨匠的神色照常像往常那样冷淡,抬起手,亮出了自身的令牌。为首的一名护殿骑士快步上前。当他看清令牌上那六个图案的时候,不由机灵灵打解,脸色一变,惊叹的道:“教师,您的意思是说,这其他的四大元素学院也初步呈现分类了?”“没错。你们即将面对的炽火学院,就领有着火系强攻、火系控场、火系敏攻、火系辅助。只不过在面对弱小对手的时候他们没有将这些袒披露来而已。只要在面对象甲的时候,他们才将实力阐扬出来几分。因而,就算是象甲学院首席领有一块魂骨,也没能顶住他们的狂轰乱炸。炽火学院与雷鳘学院一样,以著称。他们的的身影,他的声音却再次明晰传下,“小子,记住,不要去撞那两种温泉。那里的炽热和极寒哪怕是我也不能承受太长工夫。你要是接触了,就只要死一条。”看着独孤博慢慢消失在水雾中的身影,唐三嘴角处逐渐勾起一圈弧线,还用你说么?我又不是去,怎么会让自身去随意蓬两仪眼中的泉水呢?要知道,那可是天地间至寒至热之地。独孤博走了,唐三再也不用去压抑自身心中的兴奋,快步走到两你们都作的很好,彼此的信任,让你们更好的完成今天的测试。”“在即日课程初步之前。唐三,先去完成你今天的处罚。” “是。”唐三容许一声,转身就向学院外跑去。“小三,我陪你。今天就说好的。”小舞蹦蹦跳跳的逃了上去。 宁荣荣忽然道:“我们也去吧。我们不是一个整体么?”奥斯卡伸展了一下自身的手臂,“热热身也好。我们此次不是处罚,是方甘于安静。”唐疑有他,也没有多问,拉着小舞柔软的手,道:“我们去找点吃的工具吧。想必你也饿了。”“好啊,我也饿了。”小舞点了拍板,此时她已经又恢复了往日那活跃的样子,自动挽起唐三的手臂。两人初来乍到,今天又都因为战斗昏迷,对史莱克学院一点都不理解,无法之下,也只能看看哪里有炊烟升起,试着寻找有食物的处所。村落其实不大,走着走着,他劈斩到十位魔导师身前时,夜云散去了的能量。在如此状况下,天云他们又怎么能不认输呢?夜云一边调息着体内的能量,一边淡淡的说道:“你们比我想象中要强,但是分离了的力量基本不成能和我的死神镰刀相反抗。天云总指挥,我知道你们人类对我们精灵族接续以来都很好。之所以会结合来犯简直是因为我们的起因。尽管我胜了,但是,我还是乐意让精灵族让出三分之一的领地还给你们。”说到这里,他转过身看向五位兴的幽冥白虎能够到达什么程度呢。当初,菊斗罗和鬼斗罗施展武魂交融技的时候能够将大明、二明这两位丛林之王都住很长一段工夫。他们地武魂交融技契合度其实不是很高。沐白和绣清的实力已经凌驾了他们,契合度更是要高得多,你们施展武魂交融技的时候,恐怕神级强者也会出于无法吧。”墨竹清噗哧一笑,道:“短工夫或许可以吧,不过,没试过谁也不知道会到达什么程度。”就在寡人说话之时,戴沐白睛,他不仅发现昊天锤的重量比自身意猜中要极重沉重的多,而且,那最后的三个赤色魂环也令他大吃一惊。是啊,那应该是三个九万年魂环才对,最多也便是黑中透红,可如今却怎么都变为了红色的呢?唐三的确与千雪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变异。”没错,除了变异之外,他们想不出另一种可能。这三个魂环都变为了十万年,只要一个评释。那便是因为唐三同时吸收这三个魂环,并且以哪种特殊的方式,导致了这个魂环补给的念头。比比东可不是傻子。而且,武魂帝国最大的劣势便是魂师精锐。她会放弃这样的好时机么?天斗帝国的统帅部能够想到武魂帝国禁受不起长工夫耗费,容易生内变。比比东那边肯定也分明。高估仇人总比低估仇人要好。我预计,比比东不仅会动这补给的念头,而且还会调派真正的高手前来。她如今越不动,就意味着动做的规模越大。她是在等候我们的大军开赴前线,到时候想要撤出战场也艰难时再入手。”“再过两魔虎鲸地样子。像是已经吃饱了。有一些都漂浮着不动。似乎在休息。“我们上去,你行动慢一点,不要孕育发生太大的水流波动。”唐三向小白浮现。小白此时的感觉很神奇,有了唐三的力探测,她基本就不须要用眼睛去看,就能根据唐三力的前行,瀚海护身罩尽管能扶助隐身。以至到达的成效,但他们地体积还是实际存在的,挪动速度过快的话,还是会引起海水地波动,因而唐三才有了之前地揭示们中最强的一个,魂力如今已经冲破了九十五级。“海马斗罗的评释很具体,宗旨却只要一个,便是讲述眼前的这些年轻人,黑级六考是如许的一件事。通过了,就有相当亍圣柱守卫一样的权威。失败的话,就只要一个成绩,死亡。比耳史莱克七怪寡人面面相觑一工夫,谁也说不出话来。海马斗罗补充道:“蒙受了海神大人的,那么,即时就要初步停止。黑级对你们陆地的时限是,每一年必须要完成一种。的也不是虚言。手臂断去,虽令我有所,但气血已伤。尔后再难寸进了。我始末无奈凌驾父亲”在场都是智慧人,从尘心与唐三话语中的含义,他们不由暗自骇然,这位剑斗罗,居然已经再作冲破。到达了恐惧的九十七级。唐三眼中闪过一道狂热,“尘心前辈,您知道那个人在哪里么?”尘心的眼光从寡人身上扫过,“当年,我父亲挑战他时。他是武魂殿长老殿席。长老殿前任殿主。主之一,被牛皋如此求全谴责,面子哪里还挂得住。同样站起身,眼中威棱连闪,“牛皋,我尊你一声大哥。是给你面子。难道七宝琉璃和蓝电霸王龙家族的你没看到?你自认为你这御之一族比他们还要强么?”牛皋寒声道:“勇往直前。不为瓦全。当年尽管昊天对不起我们单属四族,但我们不管怎么说也是依托于昊天开展起来的。我们与之脱离。却也不成能与武魂殿竞争。我牛皋才不会去作武魂殿的。有才干,你也不掩饰什么,浅笑颔首,“这与院长、巨匠当年的分不开,假如不是你们了我那么多工具,也不回有我的即日。”所有人都知道,戴沐白说的绝不是客套的场所排场话,他的每一个字都是发自心田。正是因为和史莱克七怪其他人在一起,在史莱克学院的进修,才扶助他从头建设了自信心,取得全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后,这五年来,除了吃苦,他也是励精图治,丰裕得到了家族的承认。是她一个人,就可以将你们其他人都了。比比东是将她当成下一任来造就的唐三的前一世,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一切,一心都投在了对暗器的钻研之上,这才在暗器范围上获得了宏大的成果。但也构成了他前一世对一切好像白纸般的认知。到了这一世,他也不过刚活了十四年而已。在社会经历上又如何能与唐昊相比。此时在唐昊的揭示下,他忽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,连连拍板。真的不是我应该来地处所。嘴上尽管这样说着。但她地身体却已经初步呈现了厘革。武魂悄悄,两黄一紫,三个魂环回旋而起。巴拉克学院的高大青年原来应该留心到小舞身上魂环而孕育发生的,但他简直像马红俊说的那样,切实太不放在眼里小舞了。更何况,他对自身的实力也是自信心十足。在整个巴拉克学院战队中,他不仅是队长,而且也是实力最强的一个。魂力凌驾了四十级。痛惜,他遇到的是小舞。当小舞

提示: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,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!谢谢
分享: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