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视角新闻网|最近新闻热点|热门新闻|一句话新闻

国内更专业
新闻的追溯者

2008春节在斗米兼职上当

2008春节

至今,我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,但我一直在努力尝试去做个男人。

2004年,在辞去家乡那份令许多人羡慕的工作前,年少痴狂的我激情而放纵,游戏人生直到有一天我从这种生活中再也感受不到生命的冲动。我知道,我在渴求一份新的放纵。

离开家乡的那一刻,我曾发誓要混个人样出来,让父母为他们的儿子骄傲和欣慰。在南方的那片天空下辗转流浪了许多日子之后,我尴尬地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艰辛。这是别人的城市,我始终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异乡人。

后来,我顶下了老乡的这家“四川饭店”,店虽小,但大小自己是老板。工业区有很多老乡,承他们关照,生意还过得去。正当我踌躇满志的时候,一伙烂仔开始光顾我的饭店,他们经常来“借”东西,从不给钱,几次我都顾虑再三,强忍住了怒火,那天他们再次从店里拿走了许多烟酒,我新请来的帮手在旁嘀咕了几句,竟挨了一记耳光。我从小就是一副服软不服硬的臭脾气,我向店里的几个伙计递个眼色,一起冲了上去……一场恶斗后饭店一片狼籍,烂仔留下话,叫我小心点。有人出主意叫我去找辉哥。辉哥也是绵阳人,一向在道上混,颇有名气,我虽早就听人说过,但从未和他打过交道。找到辉哥,一听说是同乡,辉哥一口应承了下来,当即带了一大帮人找到那伙烂仔,而那伙烂仔一见到辉哥就服软了,马上向我道歉,并赔偿一切损失。此后,我的店里再也没人来捣乱,辉哥经常也来我这里坐坐,我们成了朋友。我发现辉哥虽然是道上人物,但并不是许多人所想象的那样是应该诅咒的魔鬼,与那些虚伪的“君子”相比较,我更愿意接受辉哥的爽快、义气。辉哥对我说,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是好人怕坏人,坏人怕比他们更坏的人。我无语。我不知道这究竟是谁的悲哀。

那天辉哥叫上我和几个兄弟一起去酒店玩,辉哥叫了几个“小姐”,我谢绝了,我说我对一见之后只能让到想到上床的女人不感兴趣。辉哥拍着我的肩说如果你想找一个圣女,那就做好准备打一辈子光棍吧。我们玩到中途,突然听到外面有闹嚷和尖叫声,我推开门,见到一个男人正揪住一个女孩的头发,狠狠的扇她的耳光,“他妈的,真不识好歹!出来做还装什么圣女?”我漠然望着,虽然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存方式的权利,但以肉体和灵魂做资本的买卖方式,我一直不敢苟同。女孩的嘴角流血了,那个男人还在边打边骂,女孩并没有出声,我承认是她那倔强而又无助的眼神触动了我,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走过去抓住他的手,我说:“朋友,够了!女人是用来爱不是用来打的!”“关你什么事?”男人满口本地土话,凶横地将我推开,这时我身边已经围上了几个人,不怀好意地瞪着我,显然是一伙的:“小子,想表演一下英雄救美!”用手机指到了我的鼻子上。“打!”辉哥低吼一声,带着几位兄弟冲了过来,道上的人手特别毒,只看见刀棍在四处乱舞,那几个本地仔很快就溃不成军,鬼哭狼嚎。我在家乡练的一点武功底子此时发挥了作用,伸手挡开许多拳脚,一手揪住那个生事的男人,嘴里叼着的烟头毫不容情地摁到了他的脸上。那天,我竭力扮了烂仔的模样。辉哥说过,这叫以毒攻毒。在一片跪地求饶声中,我们安然带走了那个女孩。

女孩叫蓉,不想也是我的老乡。蓉现在一家小厂的流水线,每月辛辛苦苦挣不到一千元工资,蓉辍学出来打工是为了她的哥哥,她哥哥是那个山村里唯一一个考上清华的人,哥哥是那个一贫如洗的家中最大的希望……

后来,我认了蓉做妹妹,帮她找了一家工资较高的厂。送她进厂的时候,我说以后就在这间厂做,不要再去酒店那种地方了。我听过一些故事,知道一个女孩在外谋生的艰难,蓉流着泪叫了我一声“哥”。我没有姐妹,此时望着蓉眼中流露的信任和依赖,我觉得做“哥”的感觉真的很好。

我是一个很不会照料自己的人,蓉一有时间就往我这里跑,帮我洗衣服、搞卫生……许多人开始传闻蓉是我的女人,那些四处惹事生非的混混都对她敬而远之,再不敢去骚扰。蓉每次听到这些传闻时总是涨红了脸,我常常淡淡一笑,不置可否。事实上,蓉是一个很好的女孩,我不得不承认自己越来越喜欢蓉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蓉叫我“哥”的时候没有从前的那份自然,我常常从她的眼中读到浅浅的幽怨,虽然她从来都不敢对我说。而我此时已陷入了辉哥的那个圈子,出于义气和感激,我帮辉哥做了一些我知道不应该做的事,我时常在惶惶中度日,但有些事一旦做了就永远都停不下来,没有回头的路了,只有往下走,像辉哥一样,没有未来。

我经常在想,蓉这样的女孩是应该有人呵护、有人来疼的,但我能给她什么?我现在的处境只会害了蓉,让蓉留在我的身边,让一个女人为我牺牲,太残忍了!

我不知道这种没有任何承诺的默契和固守,还可以持续到什么时候,生命中有太多的机缘巧合、无奈和错过,我不敢去想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,也许我只能在怀念中度过一生?我黯淡地想。

于是我总是从恶梦中惊醒。经过这许多的江湖险恶之后,我自以为已经拥有了一份冷眼看世情的淡漠和练达,但我却始终固执地在心中保持了一份良心。

转眼到了中秋,异乡的中秋总是分外令人伤感。那晚我喝了很多的酒,微醉的蓉在月色下特别的美丽,我冲动地将蓉拥入怀中,蓉轻轻地挣扎了几下就闭上了眼睛……在我一番粗野之后,方才惊讶的发现蓉还是一个非常纯洁的女孩。蓉紧闭的眼中慢慢流下两颗晶莹的泪珠……我真他妈的卑鄙!我痛惜地抚着蓉光洁的脸庞,那上面充溢着羞涩的红颜。我真的不知道在酒店的那些日子,蓉一个人是怎么闯过来的。我小心的搂紧蓉,女孩,你可知此刻我怀中的你已是我全部的骄傲和光荣?

2008年春节前夕,在为辉哥办完最后一件事之后,我跟辉哥说我不想再干下去了,我想重新过以前的生活。辉哥一脸阴沉,说:“兄弟,你要想清楚了,如果是为了那个女人,那你当初就不应该进这个圈子。”我不知该说些什么,说什么也没有用,我黯淡低头:“我知道道上的规矩,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!一切都由我一个人担待。”辉哥用阴冷的目光盯着我看了一会,扭头吩咐一个兄弟,“去把那个女人带到这里来!”我被人架住了,不一会,蓉惊恐的走了进来。我的心抽动一下,猛然挣脱架住的我的手,从一个兄弟手上夺过一把刀,所有的人都蓄势待动,我缓缓的将刀递给辉哥,惨然一笑:“动手吧,请你们不要难为她。”我望了一下蓉,“对不起!”我闭目以待。“不!求求你们放过他吧,求求你们!”……她护在我的身前,满脸泪水的祈求。

“不关你的事!”我将蓉拉到身后,定了一下神,拿起刀对着自己的手指狠狠地一刀斩了下去……

我把血淋淋的断指放在辉哥面前,辉哥没有说话,就这样沉默地望着我,然后,他挥挥手,说你走吧,忘掉这里所有的人和所有的事,你本来就不是这条道上的人。

一切都过去了。大年初一,我们坐上回家的列车,阳光透过车窗照进来,蓉的脸上一片灿烂。

这十年来,我们在绵阳城开了一家餐馆,安分守纪地经营自己的生意,已经和到十多家门店,日子过得忙碌而富足。

(配图选自网络。严禁搜狐、百家号等一切网络平台搬运。)

在斗米兼职受愚

在斗米兼职受愚

2018年10月12日,我收到了在斗米app上招聘成功的信息,然后通过短信加了一个qq,她让我下载is语音,让后加了一个人,因为是斗米的,所以我就相信了,因为要交入职费,所以在一个微信群里先转了230,然后又让转600买工号,其时感觉恍如受愚了,于是让他退款,不搞兼职了,他说退不了假如如今不交钱,娱乐,之前的230就打水漂了,之后就不理我了,人也联络不到。

提示: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,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!谢谢
分享:

评论